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,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,或平淡如水,或光怪陆离,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,却极致渴望的世界......
当前时间:2019-04-19 09:27:46
  1. 银联彩票
  2. 玄幻
  3. 混沌山河
  4. 第二章 替嫁

第二章 替嫁

银联彩票 www.nasihatustaz.com 更新于:2018-03-18 19:57:41 字数:6793

字体: 字号:
  离开洛城大半日,眼下已到旁晚时分。行至一湖畔边,秦翎子命连贺连拢在周围探查一番,确定安全后便下令就地歇息,在此处待过一晚再走。随行的嬷嬷婢女们赶紧搭起炊具,给主子们备饭。莫青套好马绳,将莫星月扶下马车休息,怕她受不了这么长时间的颠簸,身体不适。而辛老这边,早就点起了大烟杆子,悠闲地躺在草地上仰望天空。

  “九姐,看什么呢!”辛小同拿着个大馒头递给巫九,“快吃吧九姐,一天没吃东西了?!?p>  “身长八尺,以斧为器,面目狰狞,壮硕有力?!?p>  听她默默念叨,辛小同顺着目光看去,只见湖畔另一侧连贺连拢单膝跪地,似乎正在跟背对他们的秦翎子说些什么。

  “你说的这个啊是赤霄,就是连贺连拢那两人。我也不太了解赤霄一脉,只是听说他们体内传承了一半兽血,而且赤霄在各国中地位都不是很高?!毙列⊥底乓×艘⊥?,叹口气道:“那个秦翎子就不一样啦,出自东临本家的青宫剑宗。诶?九姐,你什么时候对这各门各派感兴趣了?”

  “不感兴趣,是你想说而已?!蔽拙胖迕?,又将目光转向了莫青身上。

  “......”辛小同一脸尴尬,他的确话很多,而且找不到人说。

  “这里风景很好,你无聊可以多看看?!彼低?,巫九转身,打算离开。

  “九姐,你去哪儿?”

  “数日未见白狼,我去看看它。若我明日还未回来,你们就先走吧?!?p>  “九姐,你为什么不愿意和爷爷学习冥咒术法呢?”见她越走越远,辛小同小声呢喃着,这个问题他问了巫九快三年了,始终是被拒绝的。失望一阵,叹了叹气,他也不再纠结,抬头看风景去了。

  正如巫九所说,的确很美。眼前偌大的湖泊,望不着边际,只能隐约看见远处绵延的群山。湖面上倒映出晚霞,荡起被风吹起的涟漪。四周青葱的草地上,星星点点地绽放着颜色各异的小花,似画一般。

  沿着湖泊朝群山绵延的方向,在无人的地方,白狼懒懒地趴在湖边,知道巫九靠近,却头也没抬眼也不睁,耷拉着毛茸茸的耳朵,任她抚摸。坐的累了,就靠上白狼的后背,闭眼小憩。但这份宁静没有持续很久,约莫半个时辰,便被一阵急促而凌乱的脚步声打破。

  不远处,一黑衣男子带着白衣女子朝巫九这边过来。而紧追在他们身后的竟是随行护送莫星月的秦翎子和连贺连拢,一个御剑而飞,另外两个持巨斧逼来。巫九再一看,那黑衣男子带着的女子不正是莫星月吗?

  “白狼,我们走?!蔽拙挪幌刖砣胨瞧渲?,太过麻烦??杉夂谝履凶雍湍窃略娇吭浇?,并没有止步的意思,巫九无奈,也只有自己换地儿了。不过此刻,她是想走也走不了,只听耳边铮地一声,剑光一闪,那御剑而飞的秦翎子突然出现在了巫九面前,拦住了她和白狼的去路。而黑衣男子和莫星月也被连贺连拢逼退到巫九身边。

  “太子妃,请回吧?!泵挥猩塘康挠嗟?,秦翎子直接带着命令的口吻说道。

  “星月!”黑衣男子拉住莫星月,将她护在身后,怒道:“就算我拼了命,也不会让她跟你们回去!”紧接着双手一挥,只听嗖嗖两声,袖中飞出的暗器便直向连贺连拢而去。

  “暗隐?”连贺连拢侧身躲过,刚说一句耳边又听暗器声来,当下扬起大斧挡在身前,霎时那黑色的环形暗器便嵌入斧身中,足有半寸深。若稍有差池被击中的可就是他二人了,好在赤霄一脉嗅觉听觉极其灵敏,才能快速避开。

  “暗隐远在玄海之外,你来东临有何目的?”秦翎子蹙眉,神色凝重。

  “若你们再不让开,休怪我不客气!”黑衣男子根本不理会秦翎子,他的目光一直在莫星月身上,看样子今日是打算强行带走她了。

  “哼!就凭你一个小小暗隐,还不是我们赤霄对手!”连贺连拢听不惯人挑衅,这话刚落下,立马提起巨斧朝黑衣男子跑去。瞳孔变作血红色,嘴角似是露出了獠牙。

  “住手!”莫星月趁此挣开黑衣男子,两三步走到前面把他挡住,回头对秦翎子说道:“我从未想过要逃跑!他只是前来为我送行罢了,请各位神司莫要误会?!?p>  连贺连拢听后正要开口,却被秦翎子抢了先,“既然如此,我等便去前方等候太子妃,半个时辰后,还请太子妃随我等回去?!彼低杲J栈?,准备离开。不过目光却被巫九身旁的白狼引了去,“苍雎雪狼?”秦翎子顿了顿,再看一眼巫九,问道:“姑娘可是出自祭灵一脉?”

  “不是?!?p>  “雪狼认主,实为罕见?!绷粝抡庖痪?,秦翎子便带着连贺连拢离开了。

  三人走远后,莫星月突然向巫九跪下,带着哭意,说道:“星月知道姑娘和辛老交好,求姑娘千万莫要和辛老说起此事。若是被爹爹知道了,定不会绕过聂云哥哥?!?p>  “星月你起来!”名叫聂云的黑衣男子一脸心疼,赶紧去扶莫星月,“就算为你丢了性命又如何!终究还是我没用!护不了你周全!”

  巫九这才仔细看到眼前的男子,眼窝深邃,鼻梁高挺,发色在阳光下透着些许赤红,果然不似中原人。

  “你命定入宫,走与不走都是定数?!?p>  “走了至少没有遗憾?!蹦窃绿酒?,摇头说道:“不过现在也只能顺应安排了?!?p>  “星月!”

  “你若走了,将来劫难无数,你可愿意?”巫九看她,问道:“日后你可会后悔今日的抉择?”

  “不悔?!蹦窃缕鹕?,眸中露出希望,“姑娘要帮我们?”

  “我需要你的身份入宫,不过你放心,我只是去找个人?!蔽拙潘低?,召白狼至身前交代了几句,再道:“半个时辰后你先随秦翎子回去,剩下的我自有安排?!比缓蟠虐桌峭捶较蜃吡?。

  “星月,你可信她?”聂云将莫星月拥入怀中,皱眉看着那远去的一人一狼。

  “我必须信她?!?p>  “可是...”

  “聂云哥哥?!庇裰父夏粼拼桨?,莫星月笑得甜美,“只要能和你在一起,她的目的和理由我都不想知道?!?p>  三日后,众人抵达了琉璃山脉边境的小林镇。而在镇外,银甲王军早已在此候着了。待众人走近,为首的将领上前几步,单膝跪地,恭敬道:“青龙神司?!?p>  “起来吧?!鼻佤嶙酉侣?,吩咐道:“陛下有令,急招我等回宫。但太子妃不容有失,我等也不能先行离去,只好辛苦谢将军和将士们了。即刻启程,耽误不得?!?p>  “是!”谢将军起身,立刻下去安排了。

  “竟不知是东临青龙神司亲自护送太子妃,实在是城主大幸,洛城之大幸??!”莫青行礼,显得有些激动,“一路上招待不周,望青龙神司见谅?!北疽晕饽昵岬那佤嶙又皇巧袼靖械男⌒∫烊?,没想到这么大来头,居然是东临大神司座下四大神司之首的青龙神司。

  “不必多礼?!鼻佤嶙忧承?,“只是执行任务回来途经洛城,顺道接太子妃罢了?!?p>  “是,是?!闭饣傲钅嘞缘檬洲限?,他听得明白秦翎子的意思。一是告诫自己要清楚自己的分量,洛城和太子妃并非有意为之。二是表明顺路罢了,招待周到与否,不甚重要。

  “接下来太子妃便交给我们吧?!蹦锛胰怂颓字荒芩鸵话?,最后还得由夫家的人领回去。秦翎子说完便跟连贺连拢示意,让他们请出太子妃,转而换坐太子府备好的马车。

  丫头们打开门,扶莫星月缓缓走下。虽薄纱遮面,但身姿妙曼,气质出众,依然能够引人注目。一时间就连连贺连拢二人都有些看呆了,愣在原地忘了秦翎子的吩咐,直到秦翎子冷哼一声,才连忙跟上莫星月。

  “青叔,星月走了?!蹦窃伦叩侥嗌砬?,柔声道:“以后可能难以相见,一定要照顾好爹爹,让他不必担忧?!?p>  莫青只当是太子府难出,谁想莫星月会有离开的打算,当下点头应着,“小姐放心,莫青知道?!?p>  “恩?!蹦窃碌愕阃?,不再耽搁,跟着连贺连拢去了。

  这时,秦翎子注意到旁边另一辆马车上坐着的两人,一老一小,靠在门边,傻傻笑着。

  “别看我们!我们自个儿走!不劳烦神司大人?!毙晾虾俸僖恍?,叼着大烟杆子跳下马车准备牵绳走人。

  “辛老?!鼻佤嶙雍白⌒晾?,带着恭敬,“陛下有请,还请辛老随我们一路?!彼低暧殖堑穆沓的诳慈?,问道:“辛老是否还少了一人?”

  “你说九姐???”一直没说上话的辛小同可算是找到接话口了,有点兴奋,“九姐说不用等她,她自己会来找我们的?!?p>  “好,那就启程吧?!鼻佤嶙铀溆幸陕?,但眼下没时间多想,还是赶紧上路要紧。

  连夜赶路,众人终于在第三日中午到达了帝都宁丹。

  比起洛城,宁丹大了近三倍。城中人来人往络绎不绝,各式建筑富丽堂皇,各色美食琳琅满目应接不暇。辛小同心里跟猫抓似的,恨不能马上跳下马车,大玩一番。

  “辛老?!背低獯辞佤嶙拥纳?,辛小同起身推开车门,听她说道:“宫内有事,我等就不作陪了。谢将军会先送太子妃回太子府,随后再送辛老去驿站歇息?!?p>  “好好好,去吧去吧?!毙晾侠晾劣ψ?,都舍不得出来露个脸。等秦翎子离开,辛小同关上门坐回车里,“爷爷,她对你挺客气的嘛!厉害厉害!”

  “这是自然,毕竟我们是皇帝的贵客?!?p>  “那是那是?!毙列⊥鬃乓笄?,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事,问道:“城主小姐还未过门儿呢!怎么就送去太子府了?”

  “东临风俗而已?!毙晾仙旄隼裂?,翻了翻身,继续说道:“出嫁前七日女子必须入住夫家,然后被那些老嬷嬷们各种挑刺儿,过的了关呢就娶,过不了呢就赶出府去?!?p>  “哎呀,听起来怪可怜的?!?p>  “管你啥事儿!该吃吃,该睡睡!”辛老说完,立马闭眼沉睡了。

  城北,太子府。

  南苑,以林木为主,种植者无数的名贵花草,还有几颗上百年的大树。此时,一嬷嬷带着白衣女子和众丫鬟慢慢走了进来。

  “这里是琉璃阁,殿下专为夫人布置的?!辨宙炙底?,推开房门,“奴婢姓张,是府上主事的嬷嬷。夫人先行歇息,晚宴时奴婢再过来?!庇锉锨崆峤藕下?,离开了。

  白衣女子环顾四周,取下面纱走到铜镜前。娇小的身形,精致的娃娃脸,还有那一双透着寒意的双眸。此人不是莫星月,竟是消失多日的巫九!褪去粗布衣衫,绾上青丝,略施粉黛,居然有那么一股大家小姐的味道,就是太冷了些。巫九眉头紧锁,看着镜中的自己,她也不是很明白眼中何来的寒意,带着凄凉和绝望,甚至还有一丝不甘和愤怒。霎时,巫九头疼无比,只觉全身灼热起来,像要融化一般。脑海里不断闪过一些画面,耀眼的火光中,一个人对她咧嘴笑,双手向着心脏伸了过来。再后来就是撕心裂肺的痛,有如魂魄抽离。巫九闭眼,手抚上心口处,大口喘着气,强忍住头疼,苍白的脸上满是汗水。三年来,每日必受此番煎熬,然而每一次都是零星的片段,根本理不出任何线索和头绪。

  “夫人您没事吧?”门外的丫头听到动静,问道。

  “无事?!蔽拙糯鸬?,又说,“我歇息了,一会不必唤我,我自会醒来?!?p>  “是,夫人?!?p>  一觉好眠无梦,醒来已是日落时分。巫九穿戴好后推开房门,发现嬷嬷丫鬟已在外等着了。没有问时辰,也没有问自己是否睡过了,直接说道:“带路吧?!?p>  “夫人,这边请?!闭沛宙侄杂谖拙诺奶让挥刑蠓从?,只是身后的几个小丫头小声议论着,不过被张嬷嬷瞪了几眼后,乖乖闭嘴了。

  太子府北院,水榭楼台,雕栏玉砌,奢华无比。人工建造的小湖上有一处观月台,观月台中有一座湖心亭,亭中宾客已经就位,只余留两张空桌。此时,丝竹声起,舞女身姿翩翩。

  今日太子设宴,宴请各方修为高深的异人。虽未公开,但已在江湖中传开,东临神司府出了乱子,大神司和几位守位神司失踪数月,只剩青龙神司一人主事。这表面上是为东临神司府招安,但私下的打算怕是不这么简单了。

  “本宫的太子妃来了?!碧有∽靡豢?,笑意盈盈。

  听的太子一语,众人皆看向巫九走来的那方。不过薄纱遮面,看不真切容颜,可此女毕竟是洛城花神,面纱之下定然一代绝色。只是那双眸子,看得人一身寒意,有些慎得慌。待她走近,坐在一边的辛小同可傻了眼,别人不认得,他可是清楚得很!这哪里是莫星月,分明是巫九!正要喊出口,却被一旁的辛老塞了个鸡腿在嘴里,“小同啊,你不是最喜欢吃鸡腿吗?快吃快吃!一会就没了!”

  “哦?!毙列⊥从?,懂了爷爷的意思。食不言嘛!有话憋着!但是眼神还是会不自觉地瞥向巫九。

  “太子妃,来。给大家介绍介绍?!碧酉汾实?,然后一手搂着一个衣着暴露的女子,亲上几口。绣着百花的紫色锦袍,头戴玉冠,全身穿金戴银,当真金迷纸醉。不过他俊朗的面庞上虽挂着笑,看似沉醉,但眼中却带着清醒。这位太子只怕是城府极深。

  “莫星月?!?p>  “哦?”还真是报了个名儿。太子笑笑,莫庸这个女儿倒是挺有意思,不怯不羞,不慌不惧。有如此胆识,此女定然不简单,不知道这莫庸打的什么心思。太子仔细打量一番,最终目光落在巫九的面纱上,说道:“世人都未曾见过莫星月的真容,不如今日你就摘下面纱,让在座的各位看看可好?”

  “哎呀殿下...人家可是大家小姐...怎可如此失仪呢?”太子怀中的女子讽刺着,可没想到她话刚一说完,那巫九就果断地撤下了自己的面纱,“太子不介意,我便不介意?!彼低暧种匦麓骰孛嫔?。

  虽然只有短短几秒,但坐得近的可都看清了。小巧精致的五官,一双杏眼又大又圆,睫毛浓密且长,煞是好看。肌肤白皙,两颊微红,微微有点圆润的下巴稍显得有些稚气。这容貌虽然极为讨巧,让人看了觉着喜爱,但只能算作小家碧玉,谈不上倾国倾城,世人对她的赞美怕是有些过了吧?

  “原来这就是闻名天下的美人儿???”那太子怀中的女子讥笑道。她本想讨好太子,不想抬头却见太子一脸阴沉,紧接着就将她推开,冷声说道:“本宫说美,就是美?!庇锉嫌职蚜硗庖桓雠油瓶?,然后掸了掸被她二人坐过的地方,看着巫九,“来,坐到本宫身边来?!?p>  巫九没有拒绝,毫不客气地过去坐下了。

  “你倒是听话,这面纱说摘就摘了?!碧硬喙忱?,小声说道。

  “若是不摘,恐怕比摘了还不好过?!蔽拙潘低?,开始自顾自地吃起了东西,她今天可真是饿坏了,一天未进食。

  过得一刻,观月台上走来一位灰色长袍,约莫四五十年纪的人,留着一小撮山羊胡,身后跟了个青衣男子。辛小同抬头一看,傻了!今晚熟人也太多了吧!这个青衣男子不就是之前在洛城之外被自己赶走的那个五行异人吗?怎么他又在这里?。?!辛小同惊讶地张大了嘴,而辛老又讯速地塞了个鸡腿进去,“继续吃,别停!”

  “太子久等了!南一清自当罚酒!”说着就吩咐青衣男子接过婢女手中的酒壶和杯子,连饮三杯,大气豪爽。

  在座的人听到他的名字无不哗然,江湖中谁人不知南一清!修为极高,性子孤傲,行事怪异。败在他手下的异人不计其数,多国皇帝都想招安,却都被他一一拒绝。但他此番前来东临,又跟太子如此熟络,难道真是被东临给招安了?

  “二位既是贵客,等等也无妨,入座吧?!碧有Φ?,跟着饮了几杯,问道:“南前辈可是想好了要做我东临神司?”

  众人一听,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想。

  “我闲云野鹤惯了,真是做不来神司。不过我也不想拂了殿下的好意,所以特意将徒儿带来,让他替老夫留在东临。做不做神司倒也无所谓,只愿能为殿下分忧?!蹦弦磺逦从刑峒盎实鄱凰堤?,意思一目了然。然后将青衣男子带上前来,“岳安,快拜见太子殿下?!?p>  青衣男子长着一双勾人的狐狸眼,身形消瘦,可是说话却浑厚有力,“五星异人岳安,拜见太子殿下?!?p>  “起来吧?!碧有巳と比?,淡淡说道:“南前辈的高徒想来也是极为厉害的?!奔潭胺嬉蛔?,声音虽慵懒,可是听的人不寒而栗,“听说你们异人正在寻找秦国质子?看来你们想入我神司府是小,找秦国质子是大???眼下他可在我东临,若是出了什么差池,可别怪本宫不客气?!?p>  “质子身上可有宝贝啊,他们喜欢得很哟?!毙晾铣缘拇蜞昧?,慢慢悠悠说着,“不过老夫我可没兴趣?!?p>  “本宫知晓辛老的心思,所以才让辛老前来相助,免得让贼人钻了空子?!碧铀档?。

  “辛念归?”南一清回头,神色一紧,随后大笑起来,“辛老好久不见啊,没想到你也有空来东临,难得,实在难得?!?p>  “是啊是啊,十几年不见,你都长老了,时光易逝啊?!毙晾限圩潘陌缀?,摇头晃脑,看似有点醉了。

  众人也是汗颜,一晚上遇见两个厉害人物。辛念归不曾听说,但是辛老这名头太响亮了。对于常人来说,他看相卜卦极其厉害。而对于异人来说,可是相当可怕的对手。此人天赋异禀,十五岁便可褪纸画符,最为厉害的是他能通过对方灵力的动向算出其薄弱之处,即是死位,再以符咒牵制,一一击破。因此要说他的神算,算的可不是命,而是死位。每个异人死位均不同,运功时一旦被破,轻则失去灵力,重则被自身灵力反噬,神形俱灭??蠢刺邮翘诵囊;で毓首?,居然请动了这二人。若是再要打质子的主意,可真得三思了。

  “我吃好了,先回去了?!蔽拙乓坏阋膊幌虢槿肫渲?,吃完便走。太子看她一眼,伸手就将她拽入自己怀中。熟料巫九更快一步,就在坠入太子怀里的瞬间,左手已锁上了太子的喉处,再用力一些,就可致命。反观太子,眸中先是闪过一丝惊讶,随后恢复平静,接着大袖一甩,身体后侧,再一个翻身,顺势将巫九压在了身下。薄唇附上巫九耳边,气息轻柔,“近身影卫可都是看到的,你想死吗?”

  “不想?!蔽拙趴醋潘?,冷冷回道:“你想吗?”

  太子轻哼一声,起身对众人笑道:“太子妃醉了,先回去歇息吧?!?p>  巫九离开太子坐榻,微微转头看了下辛老。只这一瞬,就让南一清变了脸色。那双眸子,他是认得的,而且十分肯定。

  可是...

  她,为何会在这里?

字体: 字号:
英皇彩票 | 易胜计划 | 易胜计划 | 易胜计划 |